原文標題:《舊神與新王:DeFi 如何讓金融業向下一型態躍遷》
撰文:The Muse Museum

DeFi 如何賦能金融業,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貨幣產生於人們對於價值的共識,金融則建立在這種共識基礎之上。過去 2000 年間,金融從無到有,又在過去 200 年裡快速發展,以至於身浸其中的我們天然認為以銀行和各種中介機構為流通、交換節點的體系是金融的本貌。
當 DeFi 來臨的時候,金融卻是以另一種形式展現在人們面前。財富更加私有不可撼動,借貸和交易無時無處都可以進行,當你覺得馬克思講的「一種舊的、落後的生產關係阻礙生產力的發展時, 終究要為新的、先進的生產關係所代替」比較書面時,那麼身在這個時代的你我,將會有幸見證新時代的黎明。

舊時代的起源

「美國眾神」告訴我們 , 眾神誕生於凡人的思潮。當公元前 600 年,現代意義上最早的貨幣被小亞細亞的先民們創造出來的時候,沒有人會意識到在 2600 年後的今天,金融之神會如此影響著我們的社會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神明的出現依賴於人們的信仰,並指導人們的現實生活,然而人們的共識不是一成不變的,如同西方的羅馬神系取代希臘神系,東方中國的昊天玉皇上帝取代原始的東皇太一, 13 世紀最早的交子出現也演變成當今的匯兌體系。

不能否認的是,匯兌存取這種現代金融體系在取代舊日物物交換、以貨易貨的金融系統時,對全球價值流通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進入 21 世紀以來,數字化滲透到社會的每個毛細血管內層。 20 世紀的金融之神新建的神殿基石(1950 的信用卡, 1967 年的 ATM, 1983 年電話銀行和 1994 年的網絡銀行)還像最初那樣履行著人們的對祂的信仰嘛?更公平,更及時,更有效率。

顯而易見,當前金融體系儘管運用了各種技術試圖把自己變得更加時髦和看上去有效,然而骨子裡,我們仍然需要取得銀行准入才能享受到金融服務,為匯兌付出高昂的成本,依賴那些以資訊不對稱為食糧的高等掮客

這 150 年來,我們的金融生態結構和維多利亞時期沒有本質不同,還停滯在工業時代。

舊神的衰落

讓我們看看,當前的金融體系,存在著哪些落後於數字化浪潮的弊病:

單一壟斷

在金融體系裡,銀行和券商的數量貌似很多。但從服務內容和產品屬性來看,銀行和銀行之間沒有什麼明顯不同,這些托拉斯們控制著借款人的利率和費用,市場並不存在著競爭差異,允許借款人和存款人按實際需求來決定借款和存款價格。

舊神的神諭是金融經濟的命脈,不可輕授權以普通人,否則影響社會穩定,活脫脫像極了中世紀黑暗時期的僧侶們以「神權天授」為名,壟斷「知識教育」,自身卻浪擲千金、盡享奢華,而農民則省吃儉用、錙銖必較。

你真的覺得高樓大廈,衣冠楚楚,觥籌往來是這些精英們靠對金融的理解得來的?不,他們靠的是每個底層民眾對金融的無知和無能為力。

例如,國內某投資者大舉建倉的某大銀行,它所具有的競爭力,是那些極便宜沉澱在個人儲蓄賬戶上沒有收益的活期存款,儲蓄者知道自己受到了巨大損失嘛?

強制性的服務門檻

沒有什麼比人為設置服務門檻更讓人對金融的嫌貧愛富印象深刻。

所有的借和貸必須要擁有對應的銀行帳戶,哪怕你已經擁有了很多個賬戶。去交易所交易證券也必須要在對應的券商開戶,據說是為了保護沒有投資能力的投資者的安全。

金融家們無視世界上還有 17 億人沒有任何賬戶,由於他們的資訊落後,貧窮便不得享有金融服務。或是當用戶體量小,需求不大時,便可以客戶資質不佳的名義只能提供給他們高額成本的借貸或者交易服務。

當人們要求在獲取服務方面得到平等對待時,風險控制便是金融體制內最佳的理由。然而真的沒有辦法去為每個人提供平等的金融服務嘛?

低效

「從前車馬很慢,書信很遠,一生只夠愛一個人」,得益於互聯網革命,SWIFT 能讓資金遍布全球流轉,各國的交易所們每個工作日兢兢業業地為交易者們提供5 -8 小時的交易服務,這在100 年前是不可想像的,金融家們自然為自身的效率和反應感到自豪。

可是從歐洲匯款去南美洲,沒有至少兩天以上的時間,錢是落不了地的,手續費高達 5-7%,如果是小額匯款,估計錢都不夠支付手續費。

還有民眾們習以為常的日間股票交易,在工作時間之外就不能交易了嗎?雙休日和節假日休市是因為安全還是考慮到交易所人員休息的需要?價值發現只能在工作日裡完成嗎?

缺乏協同合作

中世紀的歐洲,封建領主通過各種手段徵收變化無常的高稅收,商人走一條橋兩頭都要交稅,只是因為橋兩頭屬於兩個不同的領主。

我們的金融體系現在無疑類似於封建割據時代,群眾們把自己的資產從一個機構(國家)轉向另一個機構(國家)將會面臨很高的成本,每家機構都將客戶的資產視為自身的資產,客戶的數據被認為是機構的私有財富。

在 A 金融機構裡的領地裡,客戶自身通過勞動創造出來的財富是不能得到B 金融機構的許可,因此也無法在B 領地裡使用的,哪怕A 和B 是在同一個國家,就在隔壁街區互相相鄰。

不透明

現有的金融體系,對普通用戶非常不透明,用戶很少能知道他們銀行的狀況,所交易目標的數據也被大交易機構有意操縱濫用。

前者表現在當某些銀行因激進的發展被接管後,宣布破產的時候,舉世嘩然;後者表現為 GME 股票的空倉倉位超過流通總量的150%,引爆了轟轟烈烈的 WSB 帶領散戶逼空的起義運動。

金融家們常用風險等級分層和維護金融秩序穩定,來解釋針對不同客戶群體投放不同資訊的策略,似乎金融的權力是天然存在馬太效應的。

但這種不平等不透明實質只是金融舊有秩序的產物,金融本身賦予每個人的權力是相同的,正如知識一樣。

新神的崛起

氣勢恢宏的瓦格納歌劇「尼伯龍根之歌」講述古老尼伯龍根的神話,凡人自身可以像英雄齊格菲一樣獲得自省和救贖,最終將代表諸神的沃爾哈拉神殿點燃,諸神不能脫離人性而存在,他們不是全能的、所向無敵的,其本身也會面臨滅亡的命運。

互聯網洪流之中,舊秩序的金融家們也在漸進改良缺陷,以適應新數字化浪潮的歷史進程。例如現在力推的 Fintech (金融科技)技術,試圖用科技的力量來降低自身的運營成本,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沒錯,他們的出發點並不是幫助客戶實現效益最大化,而是自身利潤的最大化。 「你覺得我們會花鉅額投資一個電子系統來大量降低我們利潤來源,革我們自己的命?」–任何問出這樣問題的都會被金融家們嗤之以鼻。

《資本論》裡早就寫好了:
生產關係的變革不取決於它自身改良,而是來自於生產力的進步。
一個叫做 DeFi 的新事物出現在了地平線上。

DeFi 的全名是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是去中心化託管的開源金融協議,以及無需准入的金融產品。

它把金融服務和金融產品放入了區塊鏈上,由不可篡改的程序(智能合約)而不是物理的組織或機構來服務所有金融需求。受益於互聯網絡規模帶來的成本和邊際效益,100 元和 1 億元的金融業務對於全自動化的程序來說沒有任何區別,從而給用戶提供了最低的成本和最大的價值。

DeFi 信徒們認為,舊有的金融體係都能用一系列程式描述、替代。實際上,也確實如此,那些看起來很複雜的各種金融服務,都只不過是一種有限狀態圖靈機,都能被程序所模擬。

在這種邏輯基礎上,用戶不再面對機構或者組織,成本縮減和價值提升效應隨著網絡化的鋪開而呈指數級增長。 DeFi 各類可定制、可組合的產品自動化,全天無需人工參與,將會對傳統金融生態市場產生虹吸,新時代的曙光已經出現。

程式碼即服務

在 DeFi 的世界裡,用戶的所有財產在完全自己可控的私有數字錢包裡,不歸任何一家機構所有,財產所有權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護。

DeFi 提供的借貸、交易和保險等等金融功能,是一個面向所有人的開源程式碼平台,提供的是使用資產的規則,而不會接觸到用戶資產本身。用戶和市場根據即時呈現的供需數據,自由選擇自己想要的價格和數量,收益最大化的工具將從全網尋找能幫助用戶獲得最高收益的資產,而這一切,都是部署在網絡節點上的各種功能不同的程式碼。

觸手可及

DeFi 提供基本功能的賬戶是錢包地址,錢包地址則是用戶自主在網絡上發起,網絡實時分配受數學算法保護且只對應用戶個人的唯一代碼。用戶無需去金融機構申請,無需任何身份或資產金額准入即可擁有錢包。

只要接入網絡,擁有錢包的用戶即可獲得自己想要的金融服務,在這個互聯網時代,這意味著真正賦予個人接入金融自由。

全球即達,永不休眠

相比於現在橫隔在不同國家(機構)機制之間冗長複雜的匯兌機制,DeFi 依託於區塊鏈底層跨區域的共識機制,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資金的清算匯劃和交割,交易成本極其低廉。受益於 7X24 小時價值網絡全球永不停止地交換價格信息,用戶可以隨時隨地交易私有的資產,而不用因任何一家機構或者交易中心休息陷入漫長的等待。

貨幣樂高

DeFi 又有一個稱呼叫做貨幣樂高。因為開源的金融協議,它是可以任意組合金融服務。

任何人都可以將這些不同的模塊組合,在原有的生態當中拼接成一個新的 DeFi 產品。各模塊之間相互搭配,能根據用戶的需要實時生成符合實際需求的金融服務產品。

圍繞著這些樂高中心的,是客戶的私人財產-錢包地址,換句話講,客戶的私人財產可以在任意需要的金融產品上,自由隨心地買入、持有和賣出,A 產品和 B 產品在客戶的授權下共同接受和處理全網唯一的數據-用戶的私人財產。

高度透明开放

DeFi 的系統是開放的,一方面其基礎智能合約程式碼是開源的,可供人們查詢監督。另一方面,基於 DeFi 的交易,除了交易各方的私有資訊被加密外,其交易數據對所有人公開,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公開的接口查詢區塊鏈數據和開發相關應用,而在其系統產生的所有交易記錄和交易行為也均是可查詢可追溯的。因此 DeFi 整個系統高度透明開放。

世界的未来

熱力學第二定律,也叫熵增定律,說封閉系統的熵是一直增加的。也就是說,宇宙中無效的能量一直在增加,如果不增加外部的有效能量,能量就無法做功,最終系統就會熵死,世間萬物都是如此。

一個企業,如果不能持續創新和進步,很快就會被淘汰。一種制度,如果始終只是封閉於自利,而不是增加社會的總量效益,也會最終走向滅亡。

舊有金融的弊病已經存在太久,導致舊神信徒們認為世界開天闢地以來都是世界以地球為中心,所以當哥白尼推出日心說時,舊有信仰體系便產生了極大的裂痕,當達爾文寫出進化論時,上帝再也無法創造人類。

人們為什麼不能去尋找金融摩擦成本最小的方向,為何要接受舊世界不對等權利和義務?如果說之前還未能看見新生神明的偉力,那麼當新神說:「要有光,於是,便有了光」之後,世界便有了黎明,新世界的大門便打開了。

原文連結


聲明:以上內容及觀點皆為參考且不構成投資建議,亦不代表每日幣研觀點和立場。投資者仍應自行決策,對投資者交易形成之直接間接損失作者將不承擔任何責任。


Follow 我們獲取更多幣圈資訊分享及瞭解區塊鏈基礎知識

👉 每日幣研 Facebook

👉 每日幣研 Instagram

👉 每日幣研 Telegram 資訊分享頻道

👉 每日幣研 Youtube


 

  1. 每日幣研網站刊載之所有內容,除著作權法規定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如法律、命令、公務員撰擬之講稿、新聞稿等 – 請參考著作權法第9條規定)外,其他包括文字敘述、攝影、圖片、錄音、影像及其他資訊,均受著作權法保護。
  2. 上述不得為著作權標的者,任何人均得自由利用,歡迎各界廣為利用。
  3. 本站資訊內容受著作權法保護者,除有合理使用情形外,應取得該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或授權後,方得利用